规模创三年来新高 车企发债为储粮过冬还是粮草先行
2019-09-29 14:18:23 来源:中国汽车报

立秋刚过,上汽集团此前发布的《关于公司储架发行公司债券的议案》在股东大会上以高票通过,由此,上汽集团成为了我国今年车企发债大军中的新成员。根据数据商wind的统计,截至8月14日,国内车企发债总额已达664亿元,超过了去年全年的发债总额,从发债企业来看,包括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以及外资企业,其中不乏AAA评级的企业。

车企大规模发债不免让人联想到当前行业的不景气。如汽车行业知名证券分析师、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所言,引发这一轮发债潮的主要原因在于消费市场以及资金环境遇冷,车企在资金方面承压较大,因此通过发债来缓解当下的资金压力。不过,车企发债是因市场遇冷而储粮过冬,还是用于研发实现粮草先行还得看发债的最终用途。

■车企发债数量近50只

据wind统计,今年前7个月,国内汽车与汽车零部件行业发债总额为564.7亿元,同比增长83.8%;发债数量46只,几乎接近2016年的水平。从此次十余年未发债的上汽集团也开始发行债券就可以看出,今年发债的车企队伍不仅发债数量多、规模大,覆盖范围也很广。

从发债金额来看,上汽以200亿元的大手笔遥遥领先。根据上汽集团的《储架发行公司债券预案》,本次发行的公司债券的规模不超过200亿元(含200亿元),包括一般公司债券及绿色公司债券、可交换公司债券、可续期公司债券等适用的法律法规允许的债券品种。

今年新加入发债大军的还有长城和吉利。今年3月,长城汽车总额为40亿元的超短融资券已注册完毕,并分别于今年4月和5月分别完成利率3.48%和3.45%、各10亿元超短融资券的发行。而前两年同期并未发债的吉利汽车也在今年发行了60亿元的债券,包括一只25亿元的超短融和一只35亿元的中期票据。

而在近几年发债较多的车企队伍中,发债金额排名第一的是比亚迪,今年1~7月共发行了30亿元公司债、10亿元企业债,以及110亿元超短融,规模与去年同期相比超过50%。8月12日,比亚迪今年第二期公司债券也结束发行,规模为25亿元。其次则是近3年来活跃在债市的华晨汽车,今年前7个月共发行15亿元超短融、21亿元企业债,以及50亿元公司债,总规模达86亿元,同比增加244%。

“汽车产业是典型的资金密集型行业,对资金的需求非常旺盛。”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张欣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资金压力较大,大规模的发债也属情理之中。

■为“过冬”也为“储粮”

今年的汽车工业形势依旧严峻,此前被寄予厚望的下半年,开局也并不理想。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统计数据,今年1~7月,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393.3万辆和1413.2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3.5%和11.4%,就连头部车企也未能幸免,汽车销量排名前十位的企业集团在今年前7个月销量合计为1263.9万辆,比上年同期下降11%。“车市整体遇冷,车企的资金就比较紧张。”曹鹤指出,在上市公司的诸多融资渠道里,公开发行新股和定增都要通过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核,市场转冷也不容易发行成功,加上近段时间银行贷款获批难度加大,相较之下,债券等直接融资产品由于具有资金供求双方联系紧密、发行简单、筹资成本较低、可快速进行资金配置等优点,成为了车企缓解当下资金压力过大的有效手段之一。

据统计,在今年前7个月发行的债券种类中,超短融占据46%,中票占据9%,企业债占据5%,公司债占据35%。曹鹤解释道,企业发行超短融的主要目的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营运资金,例如银行贷款即将到期,但车企在短期内资金回笼不及,以发行超短融来解困。这一现象说明,一方面,车企确实正在面临流动资金方面的困难,发债更多是为了“过冬”,但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车企对未来长时间发展有信心。当然,曹鹤强调,发债后车企“违约”的情况也同样存在,因此相对信用较好、评级较高的车企发债成功率更高。

除了“过冬”以外,部分车企发债也是为转型升级进行“储粮”,上汽集团就是典型之一。在谈到募集资金用途时,上汽集团方面表示,本次发行的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研发创新、项目建设及适用的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用途。上汽新任副总裁、财务总监卫勇在股东大会上表示,通过这次发债,一方面为建立长效性、低成本、多层次的融资体系,使未来融资选择更加多元、更加灵活,降低公司经营成本,另一方面将为业务转型升级提供持续的资金支持,帮助公司进一步建立差异化竞争优势。

■下半年不容乐观 好转或等明年开春

虽然长期前景看好,但车企目前的负债情况不容乐观。据统计,2018年国内20家主流车企的总负债已经达到了11570亿元,在2017年11127亿元的基础上再增加443亿元,创下新高,某些负债率高企的车企中甚至出现了资不抵债的状况。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20家车企的新增负债总额再度攀升至162亿元。虽然资产负债率的高低以及是否合理,要看公司的生产经营规模和国际化程度等综合因素,但不可否认的是,从去年开始出现的汽车市场负增长,加重了车企的资金负担。

更雪上加霜的是,曹鹤指出,作为上市公司的重要融资渠道之一,今年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表现均不佳。有研究报告指出,根据今年上半年国内一级市场发生的投融资交易(不含并购、上市)和金额简单推算,2019年全年投融资交易笔数很可能跌至2014年前水平,全年投融资交易金额很可能跌至2015年前水平。曹鹤判断,基于此,下半年恐怕不会再出现更大规模的发债潮。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时指出,为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从大方向来看,国家确实正在积极缓解汽车等制造业的资金压力,但不同企业的情况不同,金融机构会否提供融资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张欣指出,从长期来看,车企的融资环境呈现向好趋势。

“虽然下半年汽车产销的降幅有望逐渐收窄,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今年下半年车企面临的资金压力未必能得到有效缓解。”在曹鹤看来,今年车市仍将保持负增长的态势,但到了明年,在2019年基数较小的情况下,车市有望回到正增长。与此同时,随着宏观经济环境的调整向好,春节过后,车企在四五月份,资金压力或将得到一定的缓解。

(图片来自本报资料库)

责编:孙焕玉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