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礼70年 奋斗新时代||尹家绪:突破铃木,牵手福特
2019-09-29 14:18:31 来源:中国汽车报

编者按:尹家绪1956年出生在重庆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在他11岁时去世,母亲将他抚养成人。20岁时他进入重庆渝州齿轮厂,从基层工人干起,历任团委干事、厂办副主任、党办主任、工会主席、党委副书记、副厂长和厂长。

1996年,他以西南兵工局副局长之名,挂职长安汽车常务副总经理。两年后,也是长安汽车公司成立近3年时,他接过长安汽车第四任总经理权杖,职业生涯从此翻开新的一页。

在其任上八年,他将一个濒临破产的微车企业重新带回巅峰位置,并将偏隅重庆的长安汽车打造成中国四大汽车集团之一。

至2007年调任中国兵装工业集团总部工作前,他交出的答卷无可厚非:长安汽车产量达63万辆,销量收入逾350亿元,拥有福特汽车、铃木汽车、马自达三个外资合资伙伴,布局重庆、河北、南京、南昌四大生产基地。

这个屡屡创造奇迹的掌门人有着怎样的轮廓?他如何突破铃木公司防线而成功牵手福特汽车?多年职业生涯他有着怎样的管理风格和人生感悟?

2018年9月13日,尹家绪在位于三里河路46号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办公室接受了访谈。以下为访谈节录。

■突破铃木公司

长安汽车与福特汽车合资,在汽车行业应该说是一个范例——当年投产、当年盈利,但这个过程却充满艰辛。

1998年底,长安汽车和福特汽车开始谈判,当时汽车属国家管控,机械部和国家计委都在管。像长安汽车这样的军工企业先让你军转民,目的是有饭吃。没想到长安汽车还能成长起来,跟一汽集团、东风公司、上汽集团、广汽集团并驾齐驱。按照国家规定,长安汽车只生产小排量汽车——0.8升轿车和1升面包车。

为突破从铃木公司引进的奥拓,长安汽车准备引进排量更大的羚羊。费很大劲上面都没同意,最后还是只能生产1升或者1.1升排量汽车,再往上就不让做。相反,一汽集团和东风公司有很多资源。

当时民营企业家李书福(吉利汽车集团董事长)认为不公平,像我们这样的企业感觉更不公平。李书福还有人帮着呼吁,还可以运作,我们运作了也没效果。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军转民过程中,中国兵器集团旗下同时生产奥拓的就有四家,包括长安汽车、江南汽车、秦川汽车和江北汽车。吉利汽车的生产资质从江南奥拓获得,比亚迪从秦川奥拓获得。

一个奥拓被分到四家生产,长安汽车只是其中一家。如果长安汽车只生产奥拓和面包车,今后要想傲视群雄,和一汽集团、东风公司、上汽集团或者广汽集团坐在一条凳子上竞争,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换言之,如果长安汽车只和铃木公司合作,对方的实力也不足以让我们破茧成蝶。铃木公司是做小型车的一个好公司,但不是一个优秀公司,也不是一个卓越公司。

铃木公司的现场管理、成本管理、质量管理值得称道,日本企业追求少、小、轻、美、速,这方面也让人佩服。但在经营理念、经营战略和发展道路选择上,它还做得远远不够,其经营决策基本就靠铃木修(铃木株式会社社长)一个人。

铃木公司能把成本压缩到极致。但在企业经营中,“抠”并非就是最大节约,并非就能创造最大价值。做企业要敢于投入,只要算好投入产出这笔账,做到产出大于投入,适当投入又有何不可?

但铃木公司做事总有种被捆住手脚的感觉,思想相对保守。铃木修拿圆规在地图上绕重庆500公里画了个圈,他说,他们做过调查,这个圈里大概有多少人,每年卖多少万辆车,长安铃木能卖多少车,只在这个圈里发展就足矣。

此外,铃木公司对中国文化也不太了解。他们认为中国人收入低,只能买两厢车。但实际上中国消费文化不一样,中国人更喜欢求新求异。

所以与福特合资,是长安汽车的必然选择。长安汽车要发展,要尽快在汽车行业里破茧成蝶,要实现革命性突破,必须走一条前人没走过的路。这条路怎么走?靠自身能力肯定不够,一方面一时半会成长不起来,另一方面自身要是突然爆炸,没准就成了碎片,所以必须借助外力。

■为什么是福特汽车

怎么办?我去找国家计委,当时邹家华是主任,他是中国兵器工业部老部长。国家计委有个15万辆汽车项目,其中10万辆还没用。而福特汽车进入中国,国家计委推荐的合作伙伴是东风公司,双方已谈得相当深入。

后来东风公司与福特汽车中断合作,上面要求把福特汽车引到江南奥拓,因为长安汽车已有长安铃木合资公司,而江南奥拓只是引进产品,但还没有合资。

大概是1999年下半年左右,我们开始与福特汽车谈合资合作。当时通用汽车占有铃木公司股份,便将我们跟福特汽车正在谈判的消息告诉铃木公司。但铃木公司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长安汽车只是为了借此向他们要价、要车型而已。

紧接着,时任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里克·瓦格纳(Rick Wagoner)直接跟铃木修提及此事。铃木修一方面认为长安汽车与福特汽车合作不可能,另一方面觉得有也必要安抚长安汽车,就让瓦格纳专程到重庆一趟。

瓦格纳来重庆,还有一个任务是谈重庆五十铃合作项目,当时通用汽车占有五十铃股份。五十铃项目谈完后,瓦格纳便来到长安铃木。

颇有意思的是,瓦格纳在重庆时,福特汽车副董事长韦恩·布克(W.Wayne-Booker)、福特汽车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等一行人也都在重庆谈判,并且都住在重庆万豪酒店。他们在电梯里还碰到过,所以都知道对方在和长安汽车谈判。

其实两者比较,我们更心仪通用汽车。通用汽车非常不希望福特汽车进入中国,便通过铃木公司对我们施压。谈判中,通用汽车原本想要铃木公司33%股份,但铃木公司只同意转让10%股份。

最后为什么选择福特汽车?原因之一是铃木公司以及中国部的失误,他们以为我们和福特汽车谈判是为了要挟他们。原因之二是,我当面问了瓦格纳几个问题,他的回答我非常不满意。

我的问题是:第一,如果你们跟长安汽车合作,怎么处理上汽集团和长安汽车之间两个基地和产品的关系?第二,当时上汽集团、通用汽车准备一起去跟柳州五菱谈合资,但还没有对外宣布。因此我问道,如果柳州五菱做微车,如何处理长安汽车与柳州五菱之间的关系?

瓦格纳的回答是“中国市场很大”“战略上可以好好布置”。这倒也罢了,本来铃木公司要给长安汽车一个两厢车,并且在长安汽车第三工厂生产,但瓦格纳却说,只要把前面LOGO换成通用汽车标识,就算是和通用汽车合作。

如果这样跟通用汽车合作,长安汽车能得到什么?长安汽车又如何实现自我发展?我们跟通用汽车谈,本意是阻挡福特汽车进入中国,但这样一来,长安汽车岂不成为通用汽车的一颗棋子?所以我认为这样不行,这只是内部借壳而已。

那时候瓦格纳也没把长安汽车放在眼里。铃木公司跟他讲,长安汽车的一切,铃木公司说了算。因此,宴请瓦格纳时,我被安排在第四桌,主桌上坐的基本都是铃木公司和长安汽车上级主管部门的人。

跟瓦格纳谈时,把我安排在边上。上级主管部门的人把我拉到中间去,因为主要是我谈。这显然不是我个人的事情,毕竟我代表着几万长安汽车人,代表着长安汽车未来发展。

第二天,我们接着跟福特汽车谈。知道底线和需求后,双方谈得特别融洽,当天就签订备忘录。当晚一起吃饭庆祝,我们喝了11瓶酒,美国人也很高兴。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我们用18个月时间与福特汽车建成一个新合资企业。

■“铃木修是老师,但不是老子”

合作事项上报相关部委时,恰好处于审批机构进行权力转移的过程。时任国家经贸委主任李荣融说,只要企业搞得好,我们都要支持,要推动汽车业发展。但以前不是这样,那时生产汽车,哪怕是从1.5升换到1.8升,也要重新走一次审批手续。

包叙定当时担任国家计委副主任,我去找他。他说,不行,你已经跟铃木公司合资,怎么还要跟福特汽车合资?结果3个月后,他调任重庆市市长,一见面就和我说,家绪,我现在可是屁股指挥脑袋了,跟福特汽车的合作还要干,我们一起去争取。

他就带着我在北京跑手续。国家机械工业部刚改制,成立国家机械工业局。我们便在机械工业局、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之间来回跑。国家机械工业局局长是吴晓华,他跟包叙定说,你3年都没批的文件,叫我马上答复,要从长计议。

李荣融比较支持我们。他说,军工企业要支持,他到企业看过,相信能干好。他升任国家经贸委主任后,项目很快获批。

后来项目公布,可行性报告还没做,铃木公司那边却炸了锅。铃木修在瓦格纳面前失了面子,派日本代表和铃木公司中国部部长到北京来和我们谈,中国部部长那几天脸色很不好看,肯定被批得一塌糊涂。

我们在北京谈了一个星期,天天吵架。对方让我们退出与福特的合资项目,但是又拿不出什么条件。双方就僵在这里。

后来我才知道,长安汽车谋求上市时,铃木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双方曾签订过一份协议。大意是,今后长安汽车任何重大决策,都要征得铃木公司同意。

铃木修看我不愿意退出,就分别委托一个国际律师和一个中国律师来跟长安汽车接洽。为施加压力,日本驻华大使给包叙定(时任重庆市市长)写了一封信,包市长又把这封信转给了我。这封信我没管它。

后来我跟铃木公司的人讲,我非常尊重铃木修先生,他在生产管理方面是我的老师,但在企业生存发展问题上,我必须要走符合长安汽车的路,把长安汽车利益摆在第一位。我还说,铃木修是老师,但不是老子。

好在重庆市政府比较支持,李荣融同志也比较支持,再加上吴晓华同志也帮我们做工作,项目最终获批。

我们和福特汽车谈了很多轮,谈判过程中遇到很多事情。福特汽车谈判负责人很强势,但人不错,只要他答应的事情,都会亲自去跟福特汽车总部协调。

我们谈下很多条件。第一次组装蒙迪欧5000辆,一分技术转让费都没给,因为车后面没有写“长安”两个中国字。第二批开始生产时,我说,必须写“长安”两个中国字。当时像一汽和东风的合资公司,没有一个车型后面写过中国字。后来国家发改委规定必须这样做,其他企业才加了中国字,其实加中国字是从长安汽车这里开始的。我还提议,双方必须签署排他性协议。

就这样,长安福特在一片荒原上起步,用几个月时间就平整了土地,建起了厂房。并且当年投产,当年盈利,在汽车界创造了一个奇迹。长安福特盈利最高时年利润达200多亿元。

编辑:陈伟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