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林:以史为鉴 启迪未来(上)
2019-09-29 14:18:33 来源:中国汽车报

编前: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回顾70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彻底改变了历经磨难的中华民族的命运,中华民族开始走向伟大复兴之路。

70年时间,与共和国同步成长的中国汽车产业有了属于自己的发展步调、丰厚的积累和独有的经验。开始以成熟者的姿态,走向全面对外开放的新时代,迈向汽车强国之路。

我们满怀激情地回顾历史,既是激励与引领未来,也是对共和国的敬慕与祝福。

■商用车是自主发展典范 依托自主才能将产业做强

新中国成立之初,一穷二白、百废待兴,更没有汽车工业。1953年开始执行国民经济建设第一个五年计划,以载货汽车为主的商用车建设列入其中,载货汽车有幸成为“共和国长子”。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中,我们只能在苏联的帮助下以吉斯卡车技术为引领,从零开始,边学习、边培养人才、边建设。

在党中央、中央政府直接关怀指挥下和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下,第一批汽车人满怀激情艰苦奋斗,用3年时间和5.94亿元总投资,于1956年在长春建成了中型载货车综合产能3万辆的“第一汽车制造厂”。这是当时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现代化汽车制造厂,毛主席亲自将第一辆汽车命名为“解放牌”。

一汽的诞生结束了中国不能造车的历史,也激发了全国以中型载货车为主的商用车建设热潮。以二汽为代表的一批载货汽车、为整车配套的零部件企业和一批专用车、改装车生产企业相继诞生。在载货汽车的基础上,大家开发各类军用、民用商用车产品,开启了中国商用汽车引进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的自主发展历程。

66年来,中国商用车建设不但填补了中国汽车工业的空白,而且创建了支撑中国汽车发展、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产业基础,培养了大量技术管理人才;我们用全球性价比最高的产品,牢固地掌握着中国市场,创造了外国品牌无法替代的中国品牌,且开始走向国际;商用车的发展有力地支撑着国家建设并为我国汽车自主发展积累了宝贵经验,成为引领中国企业自主发展的成功典范。商用车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自主品牌是发展的根本,只有依托自主才能将产业做大做强。

■轿车圆梦路的启示:中外合资是一把“双刃剑”

只有商用车没有以轿车为代表的乘用车不是完整的汽车工业。上世纪50年代,中国汽车人就曾摸索制造自己的轿车。由于当时我国的经济技术基础不具备轿车产业化的条件,因此发展轿车便成了中国汽车人执着的梦想。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汽车产业走到了十字路口,一场关于我国“要不要发展轿车”的讨论激烈地展开了。当时我国处在改革开放的初始阶段,许多工作还在摸索中开展,很多人的发展理念还不一致,再加上中国国情、生活方式、经济发展水平与发达国家的巨大差距,导致在我国“要不要发展轿车”的讨论中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最后经过科学决策认为:中国人口众多,改革开放要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要把汽车产业建成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就必须发展轿车工业。我国决定要与国际接轨发展轿车工业,并确立了汽车工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支柱产业地位。

为了快速建立我国轿车工业并为自主发展奠定基础,“引进技术、中外合资生产”便成为当时的最佳选择。

1984年中国还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外资抱着谨慎保守的心态陆续进入中国。以国有企业为基础的“三大三小”中外合资轿车生产企业相继诞生,中国轿车开始了曲折的发展历程。从这个时间点来看,轿车的发展比商用车晚了至少30年。

1994年,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在第一部“汽车工业产业政策”的引导下,外资的保守心态逐步扭转,合资企业开始快速发展,为我国轿车及零部件技术成长和市场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但合资企业的产品技术、品牌全部为外方控制。

2000年左右,我国的开放环境和开始显现的市场前景,再加上合资企业产品及生产技术的示范效应,为我国轿车自主发展提供了条件和信心。在合资企业中方自主发展长期受到抑制、动作缓慢的情况下,奇瑞、吉利、长城、比亚迪等中资轿车企业陆续诞生,成为自主发展的中坚力量,并开始改变“发展依赖合资,只有外国品牌,没有中国品牌”的局面。这标志着中国实现了自主发展轿车的梦想。随着合资企业中方自主发展条件成熟,上汽、广汽、一汽等自主品牌轿车生产企业逐步加入,自主发展实力和阵容逐步强大,实力快速增长成为我国汽车产业的支柱。从那个时候起,自主汽车企业开始在国际竞争环境中砥砺前行。今天,一批优势企业已经走出国门,与商用车共同承担着建设汽车强国的重任。

发展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外合资是一把“双刃剑”。在产业发展初期,中外合资既是消化吸收引进技术的重要手段,也是快速形成产业规模的发展方式,还可以为自主发展引路,吸取国际竞争经验。但长期或过度依赖外企会抑制自主发展,不可能将产业做强。

成长的经历告诉我们:只有坚持改革开放才能让我国轿车企业快速成长,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形成国际领先的产业基础,只有在竞争的环境中才能让企业锻炼成长。我国自主品牌轿车企业诞生至今不到20年,企业和品牌的成长是岁月和意志的积累,成功之路还很长,只有快慢,没有捷径。

■开放与融合发展是新时期主旋律 结构性问题也需在变革中解决

可以说,中国汽车走过了在封闭中探索发展的30年,又在两个“汽车产业发展政策”的引领下走过了在开放中融合、在融合中崛起、在崛起中成熟的40年。70年取得的成就,使中国汽车人在崛起之路上有了无比的自信和前行的实力。

70年,汽车产业完成了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的转变;实现了国际领先的现代化产业基础,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和世界第一的汽车生产大国;发展成世界范围内研发制造体系及产业链最完善的国家;基本融入国际化发展体系,形成了与国际汽车产业相互依托而又竞争发展的格局。

如今,在严峻的国际环境下,国家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凭借国际领先的产业基础,带着强国的梦想和自信,走进了对外资全面开放的新时期。开放、竞争、变革成为新时期的主旋律。

应该认识到,在我国新能源汽车进入后补贴时期的当下,对外资全面开放并不是权宜之计。表面看,全面开放在为外企进入中国市场创造方便条件的同时,也给我国企业的成长带来压力,这意味着中资企业将失去国家在政策上的保护,将中国企业适时放归“适者生存”的国际环境中。但在这样的环境中锻炼有利于中国企业成长并形成竞争优势,这无疑是一种推动产业提质增效、实现从汽车大国迈向汽车强国的倒逼机制。

应该看到,虽然新能源汽车动力系统进步潜力远大于传统汽车,但新能源汽车形成对传统汽车的全面竞争优势至少还需要几十年时间,新能源汽车与传统汽车还会有相当长的市场并存期,这就给一些纯电动汽车企业能否在竞争中持续生存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特别是近几年新出现的30多家以不同方式存在的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虽然他们给产业发展带来了活力,并对我国汽车产品正向研发和智能化技术应用等方面起到一定的引领作用,但这批企业与传统汽车生产企业间先天形成的一种不对称的生产经营状态,将使他们承受远高于传统汽车企业的经营压力,一些企业还要承受投产5年后仍可能达不到经济规模、形不成自我造血功能、仍然依赖融资的持续发展压力,尤其是有些企业生存的政策依据尚不充分,可以预见,今后留给这些企业独立存在的空间并不大。

也应该看到,我国新能源汽车企业不仅要应对传统的竞争格局,同时还要应对具有后发优势的合资企业及强势的外商独资企业的竞争。严峻的竞争形势会加快企业的两极分化,一些企业将面临经营困难甚至生存危机,这必然带来企业的退出或重组。严酷的生存竞争,汽车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的快速发展及具有相关软硬件开发能力企业的融入,必将促进汽车产业形态的变革。

更应该看到,我们还存在许多阻碍产业发展的问题和无法应对极端情况的短板。如:某些地方盲目跟风用优惠政策招引企业建厂,造成无效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目前已经在26个省市形成了146家纯电动汽车制造企业,企业数量过多、规模过小、力量分散;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对外依存度过高、缺乏应对极端情况的能力;动力电池系统综合性能还需要大幅提升,而企业潜心研发投入不够,研发能力不足等等。这些都是使竞争形势更加严峻、抑制产业整体竞争力发挥的根源。这些结构性问题必须在产业形态变革中解决。

在如此严峻的发展形势下,希望企业少一些急功近利、多一些长远设计,做好长远发展战略规划,弥补短板应对各种挑战;希望企业少一些浮躁和幻想、多一些危机意识,认真思考今后的出路,主动及时做出应对危机的决策;希望企业能超越竞争、放低身段尽早从开放合作开始,最终实现联合重组,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创新机制和产品最优、效益最佳的规模化竞争优势。只有这样,企业才能在新时期的竞争环境中立于不败之地。我国汽车才能以一个实力雄厚的产业形态将现有优势变为强势,在我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同时,实现汽车百年强国梦。

摄影/整理:万仁美 编辑:孙焕玉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