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趟阿拉善 魏建军的人设“崩塌”了
2019-10-09 15:06:53 来源:中国汽车报

十一期间,WEY品牌突然发出了一道“灵魂拷问”:你眼中的魏建军是什么样?

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平心而论,笔者总结过长城汽车的发展历程,却从没仔细想过魏建军的“人设”问题。因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无论是其产品销量还是财报,长城汽车在人们面前几乎是一览无遗。可魏建军就不一样了,虽然笔者与魏建军接触的机会不算少,但绝大多数是在工作场合——白衬衫搭配蓝色西装、目光坚定并炯炯有神、步履轻盈且健步如飞、思考问题独到而深入、回答提问时“耿直”不绕弯,这是魏建军给笔者留下的一贯印象。

但WEY提出的问题确实激发了笔者的思考,工作之外的魏建军是什么样?

仔细想来,笔者还真接触过魏建军的另一面。6月初,“长城汽车2019智慧工厂半程马拉松”那次跑道上的偶遇,是笔者第一次接触到工作场合之外的魏建军,给笔者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他坚持不懈、做事一丝不苟的态度——即便两天后要远赴俄罗斯圣彼得堡参加各种活动和会议,他依然“咬牙”跑完了8公里。

8公里的跑步对魏建军来说并不轻松,但他坚持跑完并获得了一块奖牌

这确是魏建军的另一面,却不能算是工作之外的一面。他平时是个怎样的人?个人爱好什么?平日如何与他人相处?有怎样的生活习惯?这些我们都很难知道。但作为汽车圈的半个“狗仔”,WEY抛出的问题打开了笔者“窥私欲”的“潘多拉之盒”,而十一期间一次特殊的机会,让笔者得到了部分答案。

►5年3进阿拉善

10月1日傍晚,在长城炮越野版发布会结束后,笔者见到了长城汽车股份公司副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李瑞峰和长城汽车展会运动部总监管益民。由于道路被堵得水泄不通,二人风尘仆仆驱车5个多小时才从阿拉善左旗来到了现场,虽然现场热情洋溢的氛围让人备受感染,但面对3个多小时的堵车,最后还不得不走到活动现场,还是让二人感到“头大”。

“魏总可不这么觉得,我一个劲儿跟他说别进来了,他却认为出来就要放宽心态,跟我说‘出来玩堵一会儿怎么了’。反复劝了好几遍都没用,直到天黑,考虑到明天还有其他工作,他才放弃了进来的念头。”李瑞峰表示,9月30日,魏建军在参加完长城汽车第二十届员工运动会的开幕式后,于上午11点启程前往阿拉善,不过,他并没有选择飞机,而是拿了把车钥匙径直走向了停车场……是的,魏建军去开车了。“他说‘要试试自己生产的车跑长途是什么感受’。”管益民说,魏建军是个不折不扣的“技术控”,而且他的执着几乎雷打不动,“所以,虽然王总(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编者注)都劝他‘冷静’,他还是要自己开车过来。”

  9月30日魏建军宣布第二十届运动会开幕。此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白衬衫搭配蓝西服

  (图片摘自长城汽车官网)

魏建军对阿拉善的“执念”,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笔者曾参加2016年的阿拉善越野英雄会,本以为会这是一次美妙的经历,现实却让笔者发誓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空气干燥、漫天风沙、阳光直射、寸步难行,这些困难在阿拉善竟聚到了一起,可以说是一次“活受罪”的体验。虽然事实证明没人能逃过“真香”定律,笔者今年又来了阿拉善,这也给笔者创造了一个重新认识魏建军的机会。实际上,今年已是魏建军第三次参加阿拉善越野英雄会,以管益民的话说:“我查了各种资料,没有任何一个(同级别)车企领导来过阿拉善越野英雄会,而他来了三次。”

  10月1日上午,魏建军“画风突变”,圆边帽配红色脖巾颇具牛仔范儿

  (图片由工作人员提供)

魏建军对阿拉善的执着也影响着整个企业,据悉,哈弗是惟一一个以官方身份,连续5年入驻阿拉善英雄会的车企,并且活动规模逐年变大,不仅为本品牌车主提供交流、活动的场地,同时也对其他品牌车主开放,为他们提供越野所需的用品和服务。

既然两位高管不经意透露了魏建军的“行踪”,就由不得笔者的“狗仔”探测器发挥作用了。软磨硬泡之下,笔者得到了“天鹅湖”这个关键词。

►“人设崩塌”的会面

10月2日清晨,笔者按“线索”来到了天鹅湖风景区附近。其实在10月1日的下午,一辆停靠在天鹅湖风景区里充电的VV7 PHEV已经引起笔者的注意——车身上赫然写着“魏建军B+”,很明显这是一辆“战车”。以魏建军的行事风格,不会因为“凹造型”而特意设计一款比赛用车,既然它在这儿就说明一定有其“用武之地”。

  10月1日下午,天鹅湖景区一辆充电的VV7 PHEV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但天鹅湖风景区很大,在这里找人如同大海捞针,而且昨天魏建军的那辆“战车”也不见了,一时间笔者感到很迷茫。正在这时,一辆“花里胡哨”的VV7 PHEV从笔者面前“嗖”的一下跑了过去,后面还跟着一辆摄影车,笔者的“狗仔探测器”信号瞬间“爆表”了,走!就跟着它了。

追了大概1公里后,那辆VV7 PHEV钻进了路边的一个摄制组中。“原来只是个拍摄用的道具车啊。”笔者不禁有点失落,但第一次看见如此大规模的摄制组不免有些好奇,于是笔者把车停在了马路对侧。这时,笔者才看清这辆VV7 PHEV就是昨天看到的那辆,而驾驶员从车内下来、解开头盔带、摘下头盔,其动作一气呵成。“不错,这演员挺专业,不会是韩寒的新作吧。”笔者喃喃自语,不禁想到了不久之前的《飞驰人生》。

等等!摘掉头盔的不正是魏建军吗!刚才从笔者面前呼啸而过、现在动作娴熟地摘头盔和手套的这个穿白色连体车服的人,竟是魏建军。这个新“人设”完全出乎意料,笔者来不及多想,抄着相机便下了车。

  这身赛服或许是对“保定车神”最好的诠释

但面对这么一个安保森严的摄制团队,“混”入其中也并非易事。于是笔者想了个招:反正相机傍身,穿的也不突兀,干脆趁乱先从后面迂回到篷房附近——那应该是魏建军拍摄之余休息的地方。果不其然,笔者从远端看见魏建军在篷房里正与工作人员看着电脑,难道他在背台词?

作为“狗仔队”最重要的当然是隐蔽,长焦镜头能够站在更远的地方拍摄,为了得到魏建军“一手”且更趋于真实的状态,笔者蹲在了一片低矮的草丛中,距离魏建军大约10米。不过,事实证明笔者的“狗仔队”技能还有待磨炼——工作人员都井然有序地忙碌着,只有笔者蹲在地上,并且魏建军坐着的高度和笔者蹲着的高度差不多,当笔者检查完拍摄的照片并抬头准备继续拍时,没想到刚好和魏建军打了个照面。他眼睛突然瞪大了不少,惊讶中带着微笑问道:“你怎么也在这儿?”

  后来听说,其实魏建军是在看拍摄效果,他很重视形象

在与魏建军简单地打了个招呼之后,他就被工作人员叫走拍下一组镜头了。不过,颠覆笔者对魏建军既有“人设”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老魏”可不是魏建军

早先,笔者听过一条可靠的“小道消息”说,不少文章中把魏建军称为“老魏”。这好像是个亲切的称呼,比如大家喜欢把自己关系亲密的朋友称为“老张”、“老李”……但魏建军可不这么想,“以后跟媒体们说说,别总叫我‘老魏’了,都把我喊老了,看看人家任正非还那么干劲十足,我还正当年呢。”据说,这段话出自魏建军和高管们的一次闲聊,他诙谐的语气还逗乐了不少人。其实幽默背后,是魏建军年轻心态的一种体现。

一位内部人士透露,魏建军的手机上也装了不少年轻人喜欢的App,比如某短视频软件,“魏总有时能刷半个小时”他说。“魏总经常对我们说,‘年轻化’不是口号,只有保持年轻的心态、保持对年轻人喜爱事物的关注,把自己融入其中,才能真正了解年轻人想看什么、想要什么。”李瑞峰说。

  赛车手“范儿”的魏建军与平日展现在公众面前的他判若两人

趁拍摄间隙魏建军回篷房休息,笔者借机“八卦”了一下他的个人爱好。据魏建军说自己喜欢打乒乓球,“有时候打到手发抖,腿上都能看到汗碱。”记者递给魏建军一瓶矿泉水,他摆了摆手,并从桌子上拿出一个保温玻璃杯,抿了一口沏好的茶。

另外,“保定车神”其实不光只对汽车感兴趣,作为一名资深摩托车爱好者,与他相识5年,笔者才知道魏建军竟也是一名骑士。“我有一辆那个那个……什么来着?”魏建军一时没想起来问身边的工作人员,后来笔者了解到他的座驾是一辆本田金翼。“那您现还在骑吗?”笔者问,“骑,有空我就出去转转,遇到有摩友在路边休息,我还会过去聊聊天。”魏建军说得绘声绘色,搞得笔者也想在路上和他偶遇一次。

魏建军还是个“热心肠”的人。据管益民说,2015年,魏建军在去阿拉善大营的路上,看到一辆皮卡陷在了沙子里,魏建军当即把车停在路边,一路小跑着过去,高管们见状也都一起跟上,三下五除二就把被困车辆“解救”了出来。

工作之余的他是一个充满活力并且热爱生活的人,“老魏”可不是魏建军。

►聊车从来不“尬聊”

早就听说魏建军是一个“技术狂”,但他对技术有多了解?正好,这一天都是笔者的“专访时间”。不过笔者很快就发现,聊摩托倒是将就和魏建军“打个平手”,但聊汽车绝对甘拜下风。

  很多人说魏建军和丰田章男相似,但魏建军就是魏建军

柴油发动机在国内为什么没办法在乘用车上普及、从战略眼光看纯电动汽车对中国市场的意义、电池材料与电池Pack能量密度提升的技术前景、10DCT是技术噱头还是实际需求、转向机构布置位置对车辆操控的影响……从零部件到整车、从传统能源到新能源,魏建军几乎把汽车扒了个“底朝天”,怪不得很多工程师跟笔者说给魏建军汇报工作时都有点忐忑——因为很难打“马虎眼”。

事实上,从1993年,他带领员工利用改装车的前桥和悬架制造技术,再加上外购的底盘,手工拼装第一批“长城轿车”开始,魏建军就给自己的汽车知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事实上,他在长城工业公司(长城汽车前身,编者注)的厂房里,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在和工程师一起“摸爬滚打”。但让人觉得难能可贵的是,魏建军并没有因为企业做大了,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随着企业的发展,魏建军也在扩充着自己的知识面。

举例来说,此前,笔者一直觉得魏建军对纯电动汽车发展是“抗拒”的,但通过此次交谈,笔者发现魏建军对纯电动汽车的发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电网的可调节范围并不大,火力发电厂也不可能说停就停。在现有4G网络下,其实已经能够实现对电网负荷的智能判断,只需要把充电器插着,让系统自动检测什么时候给车充电,能够更充分利用能源。”魏建军表示,日本销售的某款纯电动汽车要求具备反向充电功能,“日本地震频繁,电网可能在地震中受损,具备反向充电的纯电动汽车就能够充当应急供电的角色,为通讯、救援提供保证。”他说。

事实上,中国作为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对石油的依赖成了国家需要解决的一大问题,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对于国防和发展战略都有极其深远的影响,而此次魏建军再提纯电动汽车时眼界更高了。

►尊重比他更懂的人

  在拍摄现场穿梭了不止20次

通过与现场工作人员的交谈,笔者了解到,为了当天的拍摄内容,魏建军早上不到6点就到了现场。由于拍摄过程需要切换场景和片段,魏建军是拍一段休息一段,拍摄过程和休息过程都不确定,可能很短也可能很长。从笔者见到魏建军开始,他来来回回穿梭于篷房和拍摄组至少20次以上,有时甚至刚坐下喝口水,就又被导演“抓”去干活了。魏建军有时都感到惊讶:“这么快啊。”

事实上,白天在三十多度的沙漠里穿梭,每次拍摄时要穿赛服、戴头盔,休息的时候因为太热还要脱掉,笔者想想都觉得麻烦,但魏建军没有任何不耐烦。他在休息时提到过拍摄组好几次,“别看这么大一个团队,每个人的职责和分工都很明确,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团队。”魏建军看着摄影团队在现场各司其职、井然有序,不禁自言自语地说。

而到了晚上,沙漠温度骤降,再加上光线条件差、布景困难,拍摄过程中NG的情况更多,一个镜头要重复数次,花上个把小时,魏建军仍然一遍又一遍的按照剧本拍摄着内容。当天的“杀青”已接近10点,坐在回程的车里笔者问魏建军累不累,魏建军说:“你注意那个小胖(指导演,编者注)了吗,在这么低温、干燥的一个地方,他穿的也不少,但他的衣服是湿的。”他说,导演在现场如此卖力,魏建军觉得自己无论走多少趟、再拍多少遍也是应该的。“人家是专业的,不能自己一知半解,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这组镜头在现场NG了至少8次

写到这里,笔者突然想起电影《飞驰人生》中的一段话——有的人活得是人设,有的人活得是本事。不必多说,魏建军活得是本事,但这一次,也让笔者看到了他不一样的“人设”。最后,在一张图里结束笔者这次神奇的阿拉善“偶遇”吧。

  图:张海天 编辑:齐萌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